欢迎来到 - 占星文学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经典语句 >

近探国产大飞机:中国人正一步步实现着蓝天梦

时间:2020-01-14 23:00 点击:
从运10到C919,中国人正一步步实现着蓝天梦 近探国产大飞机 2017年5月5日,怀揣着大飞机梦的人们早早来到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外的一个小土坡,在这里等

原标题:近探国产大飞机:中国人正一步步实现着蓝天梦

  从运10到C919,中国人正一步步实现着蓝天梦

  近探国产大飞机

  2017年5月5日,怀揣着大飞机梦的人们早早来到了上海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外的一个小土坡,在这里等待着激动人心的那一刻到来。这一天,是中国自主研制的喷气式大型客机C919首飞的日子,跑道外的小土坡也因此被人们亲切地称作“望九坡”。

近探国产大飞机:中国人正一步步实现着蓝天梦

  中国国产大飞机C919大型客机第二架机。中新社发 江西省工信委供图

  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由机长蔡俊、副驾驶吴鑫驾驶的第一架C919大型客机于14时从浦东国际机场第四跑道腾空而起、冲上云霄,79分钟后圆满完成飞行任务着陆。在经历9年科研攻关、无数次试验与技术调试后,蓝天上又一次有了国产大飞机的影子,标志着中国进入少数几个拥有研制大型客机能力的国家行列。

  如今,两年多时间过去了,C919客机的适航取证进展如何,中国人何时能坐上国产大飞机?近日,记者来到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进行了实地走访。

  运10:留下创新基因,是国产飞机商用的一次尝试

  抵达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浦东基地时,只见一架白色机身、喷涂了几道蓝白条纹的大飞机正安静地沉睡在工业园区草坪上,它的尾翼有一面鲜红的国旗。这架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大型客机曾在30多年前翱翔于中国蓝天,它的名字叫“运10”。

  登上运10飞机,记者被彼时的工业水平所震惊。驾驶舱内的油门杆、脚蹬、各种仪表盘、指示灯布置合理、功能齐全,除了有主驾、副驾、领航员的座位外,还有一个机械师座位,当飞机在飞行中出现故障时,机械师可以从座位旁的通道下到飞机内部进行维修。来到驾驶舱,乘客座椅与现在常见的大飞机没什么两样,只是座椅前后的距离更大,乘坐体验更加舒适,扶手上还有烟灰缸。

  1970年8月,经周恩来同志批准,国家同意上海市试制生产运输机的报告,由航空工业部统一归口。任务名称为“708工程”,飞机代号为“运10”。据统计,当时全国共有21个省、自治区、市300多家工厂、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参加了运10飞机的研制。

  1980年9月26日,运10飞机在上海成功首飞。随后,运10翱翔祖国东西南北,曾抵达北京、哈尔滨、乌鲁木齐、广州、昆明、成都、合肥、郑州等10座城市,单次飞行最长时间4小时39分,完成3小时42分飞越3600千米的科研试飞,它的性能和使用特性完全达到设计要求。运10还曾7次飞越喜马拉雅山进藏,为西藏自治区运送了40余吨急需物资。

  尽管由于种种原因,运10飞机项目没有正式投入商用,但“独立自主,大力协同,无私奉献,不断创新”的运10精神却被一代代大飞机人传承下来。

  在运10飞机停靠的草坪旁,矗立着一座雕塑,上面镌刻着“永不放弃”4个大字,这是大飞机人发自内心的庄严承诺,也是亿万人民对国产大飞机早日商用的翘首期盼。

  时间进入新世纪。2000年2月,国家决定支持国产民用飞机生产,加快发展支线航空运输。2002年6月,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发文正式批复新支线飞机项目立项。其成果就是今天已经翱翔于中国蓝天的新型涡扇支线飞机——ARJ21(Advanced Regional Jet for 21st Century),意为21世纪先进的喷气式支线客机。ARJ21-700为其基本型,是中国首次严格按照国际通用的航空适航管理条例进行研制和生产的支线客机。

  ARJ21:交付第21架,为民机产业积累宝贵经验

  就在不久前的11月29日,中国商飞向客户交付了第21架ARJ21-700飞机。谈起民用客机与其他飞机的不同,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ARJ21事业部副主任叶超有很多话要说:“自主研制一款喷气式支线客机需要经过设计、试制、试验、试飞、取证、生产等过程,这还不算完,要让飞机真正实现商用,必须接受市场的检验。如果不能满足航空公司的要求,性价比低,驾驶员、乘务员、乘客的体验不佳,飞机的使命就没有真正完成。”

  在设计研发过程中,ARJ21-700飞机就充分考虑到了座级数、舒适度以及中国西部航空市场的需要。ARJ21-700飞机客舱相比同类机型有着更高更宽的客舱,客舱高度超过2米,达到了与窄体机同等的客舱舒适性,货舱高度接近1米,能为旅客提供更多的行李空间。飞机的经济性也更加突出,发动机油耗低。为了适应中国西部复杂的地理环境,ARJ21-700飞机在设计时注重起飞和爬升性能,能够在较短距离内起落,在西部航线和西部机场适应性上具有很强的优势。

  尽管在设计制造时充分考虑到了客户需求,但当真的面对客户代表时,商飞发现,要完善的细节还真不少。因为,从“产品”到“商品”,差的可不只是一个字,更是成千上万次的自我完善和与客户持续不断的碰撞磨合。

  在叶超看来,ARJ21-700的销售之路上,有3次“自我革命”。“第一次是将飞机卖给成都航空时,这是我们首次将飞机交付给客户使用,在不断磨合中,我们发现有些从没想到过的问题正是客户关注的。第二次‘自我革命’是将飞机交付给天骄航空时。我们由服务一家客户转为服务两家客户这就需要我们在工艺和操作规范上更加精益求精。现在我们正面临第三次‘自我革命’,国航、东航、南航等新客户将对我们的产品提出更多新要求,未来我们要从打造工艺品的角度看待生产。”

  从2016年6月ARJ21-700商业运营以来,飞机生产过程的优化改善工作几乎每一天都在进行,“比如为了降低飞行员工作负荷进行的飞行员操作大改装;为降低机舱内噪音,将常规隔音棉材料换为金属阻尼层和橡胶隔音材料;为降低空调出风口气流噪音,加装消音器等,还有针对乘务员和飞机维修人员的各种优化。”叶超说。

  随着订单越来越多,ARJ21的批量生产能力也逐步提升。2017年生产4架,2018年生产11架,2019年力争生产20架以上。数字跳动的背后是工位整体效率和技能工人效率的持续提升,中国商飞在工艺技术、现场管理、生产运营管控等方面不断推进生产管理创新,今年1至9月,ARJ21飞机批产速率较2018年同期增长76.9%。

  ARJ21支线飞机的研制为中国民机产业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在走完喷气式支线客机设计、试制、试验、试飞、取证、生产、交付、运营全过程后,中国具备了喷气式支线客机的研制能力和适航审定能力,人们对大型客机项目的未来更有信心。

  C919:各项试验平行开展,过关斩将备考“取证”

  在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航电系统综合试验室中,科研人员正在紧张忙碌着,一排排计算机上,指示灯闪烁不停;一台台显示器上,程序代码依次掠过,这里正在进行C919飞机的试验验证工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