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占星文学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诗歌 >

老家(组诗)学生时代写的诗歌

时间:2020-08-01 07:16 点击:
老家(组诗)学生时代写的诗歌 分类:诗歌|标签: 诗歌 老家 时寒冰 2009-09-13 23:31 阅读( ? ) 编辑 查找过去资料的时候,翻出许多学生时代写的诗歌。这些诗歌或缺少文采,却是真情流露。虽然在上海已经生活多年,但即使走在上海最繁华的街道上,也犹如

老家组诗)——学生时代写的诗歌

分类:诗歌 | 标签: 诗歌   老家   时寒冰  

2009-09-13 23:31 阅读(?)编辑

查找过去资料的时候,翻出许多学生时代写的诗歌。这些诗歌或缺少文采,却是真情流露。虽然在上海已经生活多年,但即使走在上海最繁华的街道上,也犹如置身于不真实的梦境,没有丝毫归宿之感。真实的是老家的记忆,仿佛一个符号,存在于我的生命之中——寒冰(暖之)

 对话
——学生时代写的诗歌
 时寒冰


我们背对着
一只茶杯

在我们中间  默默地
开放着  红花  绿叶

世界默然无语

开放的还有窗口

窗口映着我们的
空白处
像要补充些图像亦或
色彩

我们都没有说话
但谁也不掩饰什么
都赤裸着心灵

其实语言并不重要

我和你背对着
窗口和语言背对着

我们试图用另一种
方式
对话
    写于1989年4月

 烤白薯的老人
 时寒冰

烤白薯的老人腿有点瘸
烤白薯的老人烤的白薯
好香好香

每天早上,我看到烤白薯的老人
推着小车
在一个地方猥琐地蹲下来

有些日子天很冷很冷
有些日子天很热很热

天很冷很冷的时候
穿华贵大衣的人昂头说
喂 来几块白薯

烤白薯的老人总是
用干枯的手
接过那些优越感
卖出一些自卑

烤白薯的老人腿有点瘸
烤白薯的老人烤的白薯
好香好香

烤白薯的老人每天都认识好多人
那些人都很快乐地咀嚼着他的目光

每天早上  人们都能见到烤白薯的老人
在一个地方悄悄蹲下来
烤着苦难………
    1991年5月14日

老家(组诗
  时寒冰


之一:古庙

老家最热闹的地方
就是这古庙
古庙里充满了声响

我老家的人们啊
虔诚地跪在地上 姿势很实在
他们已经几顿饭没吃了

几顿饭没吃的他们
旱年 祈祷雨水
水年 祈祷晴天

我的老家多灾多难
我老家的人们多灾多难

老家的人们面黄肌瘦地挤满了古庙
如一些象形文字

古庙前
我不敢抬头
抬头我就会流泪

古庙前我久久地伫立着
站着不忍
离去也不忍

之二:苦楝树

老家最多的是苦楝树

那些老的新的高的矮的苦楝树
把老家紧紧地围抱着
想起老家 我就想起了
那些苦楝树

老家的人对苦楝树充满了感情
可有一年
老家的人疯狂地吃掉了
所有苦楝树的叶子

苦楝树伤痕累累
伤痕累累的苦楝树与伤痕累累的
老人、孩子一起
被埋入地下

那是个灾年
老人们记起那一年就很恐惧

我虽没经历过那个灾年
可我的几位亲人都是在那时饿死的
他们活着无名
    死去无名
一想起老家的苦楝树
我就忍不住想哭

 之三:水灾

一场大雨
从十多天前
就开始下了

爱听小麦拔节的老汉
早已放下烟袋
姿势很伤心
很伤心的还有
老家所有的男人和女人

他们依靠庄稼填饱肚子
    依靠庄稼培育生命
而此时
黄金般的麦杆正慢慢变黑
黄金般的麦杆正慢慢瘫倒在地里
人们黄金般的笑容也在雨中
逃逝而去

一场大雨
一场水灾

我的老家
在泪水中
苦苦地
等待希望


之四:黄土

老家的土是黄土
老家的人视黄土如命

那从远古到现在
一直默默孕育生命的黄土啊

也许很早就有了
男人的汗水洒进黄土
女人的汗水洒进黄土

老家的人很和善
却为了保卫黄土
流过老人的血
流过孩子们的血

家乡的黄土很肥沃
家乡的黄土很芬香
家乡的人们一代代
生 在黄土地
死 在黄土地

家乡的人们啊
又痛苦在黄土地
欢乐在黄土地

黄土地
你是穷苦人 难以走出的轮回

之五:守墓老人

这是一片堆起的坟冢
里面埋着
辛劳死去的人
战斗死去的人
还有因饥饿和病痛死去的人

双目失明的守墓老人
一遍遍 一次次地
擦亮那墓碑
裁剪那松柏

守墓老人的老伴
解放前抗战而死
守墓老人的儿子
解放后在饥荒中饿死

守墓老人天天守护着
孤独的亡灵
守墓老人
眼睛茫然 表情庄重

每天每天 人们看见守墓老人
脚步蹒跚地
擦亮每一块墓碑
修剪每一棵松柏


之六:炊烟

炊烟是客人到村的第一声招呼
老家的人们便会摆上
嫩的牛肉
鲜的青菜
香辣的老酒

老家人很穷很穷
老家人很热情很热情
老家的人总把第一杯酒举给客人

爷爷说
为人要真诚

所以我就记住了老家的炊烟
    美丽可爱又亲切的炊烟

辛劳的母亲总会在炊烟里给我做出
黑的馒头(高梁面)
黄的馒头(玉米面)
白的馒头(小麦面)

老远地
我迎着炊烟 边跑边喊:
娘,我饿
   
之七:万佛塔

万佛塔建于宋代 县志上说
古塔 辉煌 壮观且精巧

万佛塔 我没见过
万佛塔在文革时被屈辱地扒掉了

万佛塔倒下去的那天
有刺眼的红色火球跃入空中

家乡的人们 为什么还要
一遍又一遍地
动情地谈那古塔呢

古塔是老家智慧和勇气的结晶
古塔是老家的象征
“万佛塔 望十八”
老家的人们噙着泪水说

爷爷也常常给我讲述古塔的故事
他们小时候经常去玩的万佛塔
再也
见不到了
爷爷就很难过

我是生长在万佛塔旁的人
记忆中却没有留下她的影子
那时我还小

沿着苍老的小径
我发誓说
我要去寻找古塔
去找寻古塔所包含的精神
  写于1991年6月

    乡音
  时寒冰

(一)
跪在老家的泥土里埋头
听那种声音
在我心里
静静地流淌

我们老家
祖祖辈辈都用那种声音讲话

母亲的声音
是我吮吸的最甜的乳汁

那时候 母亲身边常放一盏
桔黄色的小灯
一种声音
就开始在灯里眨眼睛

我从那声音里学会了
真诚友爱和淳朴
那声音使我永远也不会
受到伤害

那声音是一种语言
我爱那声音
那在桔黄色的灯光下
生长而成的声音

(二)
离开那声音
真是一种无法掩饰的痛苦
即使埋头地下
  
那声音仍很遥远
我就痛苦地用那种声音高声歌唱
我就用泪水使那声音
仍然很水灵

冬天的雪地里
树上洁白银条和落雪的声音
就要我心里
生起那桔黄色的小灯

最孤独的时候
是站在白雪覆盖的旷野
那种声音
怎么也无法阻止
侧耳聆听
是那种声音吗

(三)
那种声音常常感动我
让我热泪盈眶
听那声音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我哭就用那声音哭
我笑就用那声音笑

那种声音
是我的生命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种声音

(四)

那种声音一点也不单调
地里堆起的麦秸垛
村里升起的炊烟
都是那种声音的表达方式

我生长并成熟在那种声音里
和高梁、玉米、谷子一起
拔节长高
田野里
那种声音永远很实在很旺盛

老家的人
把种子播种在土壤里
土壤里便开始长出一种声音

收获的季节
老家的人就在夜里
磨起镰刀
——那当然又是一种声音

老家的人在那种声音里激动
并振奋地洒下汗水

汗水的声音和另一些声音
混合起来
让人陶醉
让人感动并想匍匐于地

(五)
我的知识和力量
来自那种声音
我怎么也无法抗拒
那种声音的诱惑
我愿敞开心灵
容纳那种声音
让它和我的心跳一起永存
写于1991年6月16日

 我为自己造了一座房子
  时寒冰

堆石成基 铺草为蓬
我为自己造了一座房子
我坐在房子里
与房子一起成为一个家

家的定义
就这么简单和实在

回到家里
永远很亲切
自己的家
我觉得它美丽无比

还差一棵树
我就在庭院里
种上一棵树苗

然后
躺在树下重新打量自己的家
一片绿荫
悄悄覆盖着我的头顶

我盼望春天到的时候
树苗已郁郁葱葱
把我的家
打扮得更加生动

该回家了
我就顺着弯弯的小路
披月而行
回家的路永远亲切

我的家永远年轻
家就在路的尽头
站着等我
多少年来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
体验到家的温暖

跑一步
家在看我
跑一步
家在唤我
跑一步
坐在家里等一个人
      1991年6月

无畏的冬天
  时寒冰

 之一
告别这个冬天
你勇气十足

而太阳则以静止的姿态
注视着你、山林、雪
以及一只忧伤的鸟

有手臂伸出山林
有脚印忽隐忽现
默默地向远处延伸

你听见一些莫名的召唤
黄昏的降临
缓慢而哀怨

如果此刻耐心地等待

之二
那其实是箫、是古琴、是埙
那其实是汗、是血、是泪

太阳无奈地跃过山林
夜色很悲壮
乐音响起
燃烧的心和血流
奔涌而出

以最倔强的声音呐喊
穿越黑暗
回音渐去渐远………

之三
雪花以最优美的舞姿
降临
寒冷亲吻着我的伤口

毫无疑问
这是一个意义非常的日子

告别这个冬天
使我万分伤感

于是埋头地下
谛听山林的心跳
我忍不住要落泪了

之四
伤口凝固
产生出疯狂的快感

一些孤兽的哀鸣
一些剧烈的冲动
这来自灵魂的声音
顽强而不可阻止

我将在希望绝灭之前
找寻来时的那条路
顺原路返回
或顺原路长大

之五
今夜
我将静立于野外
任雨水把我冰冻成一尊塑像

我将一直这样
保持着男人的刚毅
同时,满含深情地
在想象中
摘取成熟于冬天的果实

那些果实成熟的过程
令人肃然起敬

之六
这个难忘的冬天
让我如何轻松地举起手臂与你告别呢

一个熟悉的人走来
友好地敲响我的房门

整整一个冬天
我都这样耐心地
重复着
这个美丽的想法

飞鸟掠过低空
枝条在空中摇曳
我都误认为是敲门的
那种声音
是敲门的那个人吗

之七
世界在沉睡
有思想的和没有思想的石头或人

我已打点起行李
那些行李其实很简单
我将自己冷酷的微笑
写在门上
而后面无表情地离去

万径人踪灭了
我成为第一个行者
孤独 坚定 顽强 高傲也忧伤

之八
火焰升腾
燃烧着冬的尸体
这原本很原始的欲望
却让我想起
那双渗入灵魂的眼睛

道路沉重地弯曲
屈从于心灵的负荷

一个人在黎明时归来
山谷轰鸣

回音由远而近

之九
我们在一片
裸露的岩石上
席地而坐

我以自己
血管内的液体
为你送行
我们同时喝得酩酊大醉
天就黑了

我愿跪地为你祝福
这种朴实的仪式
足以让真诚的人
热泪盈眶

所以
我们不需要誓言

  之十
用一种希望
代替另一种希望
用一种情感
代替另一种情感

这原本预料中的事情
我却不能让自己
很轻松地接受
整整一个季节
我都痛苦难忍

一个熟悉的人
离去
一个陌生的人
走来
在我单纯的世界里
怎么也无法忘记

  之十一
你注视着我
就像一块没有思维的
石头

我的眼睛晶莹地亮着
你双手低垂
摆弄一张洁白的手帕

我注视着你
就像一块没有思维的
石头

思想者在沉睡
思想者沉睡时
神情严肃 面容憔悴

我突然想起
一句很重要的话
    1992年2月

链接:祈祷春天(诗歌)

链接:给你春天(诗歌)

链接:以殉葬者的姿态(诗歌) 

链接: 走进黎明(诗歌) 

链接:麦地·爷爷(诗歌)

链接:当忧伤划过灵魂——怀念爷爷

链接:时寒冰诗歌选

  最后修改于 2009-10-14 18:21    阅读(?)编辑

评论   

老家(组诗)学生时代写的诗歌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